“一片叶子”上的遐思

   发布时间: 2011-04-18    访问次数: 62

评论【暂无网友发表看法】

  动物的智慧是由大自然规定的,是天生的。这种规定是动物不可超越的界限。动物的智慧看起来是简单的,但足以使它们享受生命,终其天年。
  
  动物不同的智慧,规定了它们不同的生活方式,也规定了它们行使权利的范围,由此构成了所谓的生态链。如果某种动物超出了其权利范围,那么这个生态链就要受到破坏,与这种动物相临的其他物种就要遭殃,最终会殃及这种生物本身。
  
  所谓动物的天性,也就是动物的结构,尤其是大脑的结构,还有动物的物质构成,它的体积等等,包括我们尚未知道的其他因素。这些因素规定和制约着动物的天性,从而也规定和制约着它的智慧。
  
  这些想法来自一只猫的启示。回老家时在邻居家里看见一只猫,主人怕它跑掉,就在它的脖子上拴了一根绳子,绳子的另一端是一块铁。铁块既不重也不轻,猫可以拉着走动,却又不至于跑掉。这表现出了人的智慧,也是人的智慧与猫的智慧的一种较量。但不幸的是,猫的智慧失败了。
  
  猫拖着绳索在院子里走来走去,寻找着食物,请求主人的恩赐。使我惊异的是,它竟然想不到,嘴里的牙齿不仅可以用来吃食物,还可以咬断那条束缚它的绳子!也许它永远不会有这样的想法,只要它还是一只猫。生而为猫,便只能有猫的智慧。
  
  不仅家畜如此,野生的动物亦然,天性规定了它们行动的方式、范围和生存的技能。所有的食草动物都是温顺的,它们在敌人面前只知道一种行为方式,就是逃跑。比如角马,它有尖利的角,个头很大。但当面对猎捕者时,它们只知道奔跑。如果它们不是奔跑,而是团结起来共同对付敌人的话,那么感到害怕的就不是它们了。可是,它们想不到。
  
  或许,无论从空间还是从思维上,不同的生物生活在不同层面,一种生物不可能进入另一种生物的层面,也就难以了解这种生物所看到和感受到的世界。一只食蚁兽掀开了白蚁的窝,把长舌头伸进白蚁窝的通道里,粘食通道里的白蚁。可是通道里的白蚁对此视而不见,没有任何躲避行为。这意味着,白蚁根本没有看到食蚁兽!同样,白蚁大概是看不到人这种动物的,因为人对它来说过于巨大,超出了它的视野。蚂蚁的天空恐怕不过一厘米的高度,再往上,就是远不可及的宇宙了。细菌更是不知道它们生活在一只动物的血管里,在它们看来,那条血管就是全世界了。
  
  我曾经养过一种大叶花卉,叫挂叶菊。在它的叶子上生活着一种昆虫,只有谷子粒大小,俗称密虫子。它们一生就在一片叶子上度过,在那里繁衍生息。对于它们来说,那片叶子大概就是整个世界。它们不知道自己生活在一株植物上面,更不知道我在俯瞰它们,也许不知道还有别的叶子!
  
  对于这些微小的动物,高贵而聪明的人类当然不屑一顾。可是仔细想一想,人类难道不也是生活在这样一枚叶子上吗?地球对于人而言已是十分巨大,可地球体积仅是太阳的一百三十万分之一,在太阳系中,地球只是一个小点而已。而太阳又是银河系一千亿颗恒星中的一颗,银河系则是几千亿个星系中的一员!地球不过是宇宙中一片小小的叶子,而人类,正像是这枚叶片上的密虫子。
  
  人类的确是一种了不起的生物,但人类往往夸大了自己与动物的区别,而忘记了自己毕竟还是一种动物,人类的智慧也有着一定的限度。(严春友)